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煮鱼 > >正文

[新传说] 所长赴宴

时间:2021-10-06 来源:何尝造孽网
 

  有人把吃吃喝喝当是美事,有人则当它是公事。这不,城管所的任所长又接到一个邀请,管区里一家酒楼开业,恭请他大驾光临。
  
  任所长本来不打算去,想派个人去。但酒店的王经理听说任所长不想来,就有些急了,他一早上打了三个电话,都是说:“您必须亲自来啊,您来了咱酒店才能红火呀。”
  
  被他这么一捧,任所长也不好意思推辞。但他摆架子,故意晚到一步,当时庆祝开业的鞭炮已经放过,大家都开始就餐了。工作人员领着他来到一个雅间,只见门口贴着红纸,上写:感谢诸位所长光临。
  
  任所长进去一看,圆桌已坐得满满当当,清一色是辖区的所长,有派出所长、税务所长、工商所长、电业所长、土地所长、食品卫生所长……区里开会,他们都没到这么齐过。
  
  任所长刚坐下,王经理就进来了,对大家拱手说:“诸位所长,吃好喝好。咱不求赚多少钱,只求为所长们服务好。”
  
  然后,王经理挨个给所长们敬酒。敬完酒出去的时候,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手下人:“马所长的请请问要怎么治疗才能减少癫痫带来的痛苦呢?柬送去了吗?怎么没见他来呢?”
  
  手下人说:“早就送去了,但他好像不想来。”
  
  经理又问:“请他们照顾一下咱们酒店的事,说妥了吗?”
  
  手下人说:“说妥了。”
  
  王经理说:“不行,我得亲自去请,一定把他请过来。”
  
  不一会儿,王经理很热情地引着个老头进来了,说:“诸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马所长,我们酒店的兴旺与否,与他关系很大哦。”
  
  大家一看,老头很胖,穿一身旧中山装,像个老干部。
  
  王经理说完亲自替老头加了个座,接着他喊服务员:“难得马所长赏光,再加两个好菜!”
  
  服务员应声而至,王经理说:“告诉大厨,烧只甲鱼,要野生的!”
  
  老头连连摇头,说:“现在还有啥野生甲鱼啊?”
  
  王经理接着点,螃蟹、龙虾、大王蛇、穿山甲……但他点一个,老头摇一下头。最后王经理躬下身,问:“您说,您想吃什么,癫痫病能冶吗咱就做什么!”
  
  老头想了想,说:“就来个红烧肉吧。”
  
  王经理迎合道:“好嘞,您老真是替我省钱嘞。”接着,他又敬了老头三杯酒,态度极其谦恭。
  
  房间里的所长们都看呆了,心说:看老头甲鱼、龙虾都不吃,单吃红烧肉的情形,肯定是做过大官的,见过世面的。这越家常的菜,越见功力不是?
  
  但任所长却深感疑惑:看这马所长至少有65岁吧,这王经理请个退休的老头干什么呢?任凭他过去再有权力,只要一退休,就过期作废了。听王经理的口气,他却又好像是还在职的,近70岁还在职当所长,这是个什么单位呀?真是稀奇。
  
  紧挨任所长坐的土地所长忽然想起什么,附耳对任所长说:“前一段不是有传说,为了遏制公款吃喝的势头,市里准备在每条街道设立一个‘公款吃喝监督检查所’,简称‘吃监所’,全部任用离退休老同志。这马所长呀,八成……”
  
  两位所长小声嘀咕:这个王经理真刁钻,这吃监所才设立,所长就被他请来,拉下水了。怪不得他对这吉林有没有癫痫专科医院个马所长比对咱们还谦恭几分呢,如果要是把公款吃喝这一块完全给掐除了,饭店可就难开��。
  
  这马所长也不多说话,耷拉着眼皮,只是旁若无人地吃喝。任所长想,果然是老干部,架子够大。任所长一边观察,一边打起了小算盘:为了日后方便,得跟这老头拉拉关系。于是他站起来,恭恭敬敬倒满一杯酒,敬马所长说:“老前辈,我敬您一杯。以后您不能光照顾王经理,也得照顾我们哟。”
  
  老头“吱儿”一声把酒喝干,高声大嗓说:“都是为了工作嘛,好商量好商量!”这一开了头,大家跟着争相敬马所长,一会儿他就喝得面如关公了。
  
  散席后,任所长觉得,认识马所长是个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得紧紧抓住。所以,他跟在马所长后头,想找机会再拉拉关系,加深加深印象。
  
  于是,马所长像首长一样前头走,任所长一溜小跑,紧跟不放。他回头一瞥,工商所长、派出所长、土地所长等等,也跟在后头呢。
  
  出酒店没多远,马所长拐进了临近的一所标准化厕所。
  
儿童癫痫病药多少钱  任所长连忙停下等着。但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他出来。任所长有些担心,这老头喝了不少酒,会不会倒在厕所里呢?想到这里,他几步就跑到了厕所门口,正要一步跨进去,听马所长正跟人说话呐,他一听,顿时愣住了。
  
  马所长是这样说的:“小李呀,我跟你说件事。咱这里,从明天开始,隔壁酒店几点打烊,咱就几点关门。”
  
  那个叫小李的反问说:“不是只延长两小时吗?怎么又变了?他酒店没有自备厕所,请咱照顾他们点儿,是可以。但也不能它后半夜关门,咱陪它到后半夜呀。”
  
  马所长却说:“情况变了。今天,王经理把我请去,和公安、土地、税务、食卫、工商、电业、城管所长一起喝酒,我级别上去了,和他们都平起平坐的。既然咱级别上去了,服务也得跟上不是?我是这座厕所的所长,你听我的,酒店啥时打烊,咱啥时关门。”
  
  小李只好不情不愿地喊道:“遵命—所长!”任所长听到这里,扭头就走,跟身后的工商所长撞个满怀,致后边派出所长、土地所长等人“系列追尾”……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