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苍白夜 > >正文

“政治素人”忙竞选,看口号更看“疗效”_读后感

时间:2020-10-16 来源:何尝造孽网
 

“支持独立候选人的选民太少了,大多数人都不关心政治。”2019年9月6日,美国咖啡连锁巨头星巴克前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宣布放弃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9个月前,他表示将竞选总统,称自己虽然不是最聪明的人,但可以组建一个聪明的团队。

像霍华德这类非政界出身、挣扎在从政之路上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在选举中上演着一出出竞选戏码,世界政坛也因此频频吹起“政治素人”风。

有着总统梦的不止企业精英,还有自命不凡的音乐天才坎耶·欧马立·维斯特。或许是有了里根总统从演员走向人生巅峰的励志案例,在许多人看来明星从政再正常不过了,即使当不上,炒炒热度也是极好的。就在一次MTV音乐奖的领奖台上,坎耶直言不讳地表示将在2024年竞选美国总统。至于九岁男孩睡觉抽搐为何不是2020年,这或跟坎耶与特朗普的亲密关系有关。

作为特朗普的迷弟,坎耶在出席公共场合时,多次佩戴印有特朗普竞选口号的棒球帽,两人在网絡上更是多次互动。对此,有粉丝不解道:“作为黑人,你为啥要支持特朗普这个种族主义者?”坎耶也是相当不屑地说:“要是担心种族主义,我早就搬出美国了。”

对于坎耶的种种举动,特朗普只是莞尔一笑。不久前两人在白宫会面15分钟,特朗普全程都在夸坎耶是个棒小伙,此后便再无会面。或许对特朗普而言,这些半路杀出的“政治素人”根本不足以撼动美国蓝领阶层对自己的支持,因此用不着劳神费力,但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来说,某些“政治素人”就有点让人“头大”了。比如自己的竞争对手——昔日的忘年之交,俄罗斯名媛、电视主持人克塞尼亚·索布恰克。

“站在这,我将失去很多小儿癫痫的治疗方法,但我还是来了。”早在2012年抗议俄罗斯选举舞弊的游行中,索布恰克就公开批判当局政府。但那时她的演说并未赢得掌声,台下的抗议者也不相信她是普京的反对者。因为索布恰克的父亲是圣彼得堡前市长、俄罗斯联邦宪法起草人之一,也是普京走上权力巅峰的指路人。即使如此,索布恰克仍然公开叫板普京。但索布恰克的各种动作不但没能把2018年俄罗斯总统竞选变为闹剧,反而“帮助”普京政府巩固了地位。在该年竞选中,普京以创纪录支持率73.9%获得连任。

实际上,这些竞选的“政治素人”也没那么“素”。他们大多都是有备而来的明星面孔,因与当局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而备受关注。相比之下。“重在参与”的普通“素人”则较鲜见。在2017年的韩国总统选举中,76岁的权正洙显得格外突出。相比其他民众,他的身份则有些特殊——算命先生。

尽管各行各业的“政治素人”参选总统甚至当选总统的早有先例,比如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在2019年当选乌克兰总统,但要想竞选成功依然任重道远。首先,参选人不光得有雄厚的资金、庞大财团和政党在背后支持,还得要提出一个响亮动听的竞选口号或是政治主张,对内寻求社会认同,争取选票。否则,个人参选充其量只能做个分母,连门槛都难以跨入。

癫痫病经常发作怎么办ing: 0px; margin: 10px 0px 0px;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28px; color: rgb(68, 68, 68); font-family: "PingFang SC";">女律师苏珊娜·卡普托娃的竞选口号则更加一针见血。2019年3月,凭借“向罪恶宣战”这一竞选口号,卡普托娃成为了斯洛伐克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其之所以能在选举中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她作为环境保护领域大咖这一社会角色得到了社会认同,大多数民众认为她的上台能够给当局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吹走腐败与邪恶。

除了口号,还要提出符合百姓期待的竞选纲领,比如83.8%的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利比里亚,足球明星乔治·维阿的竞选纲领“我将给利比里亚人带来生活必需品:电、水和教育,还有公路”则显得朴素而贴切。最终,维阿在2017年打败时任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成为利比里亚第25任总统。

除了对内寻求社会认同,竞选者通常也会利用自身影响力向竞争对手施压。在2018年俄罗斯大选临近时,索布恰克在美国出席记者会,透露自己创建新政党的打算。此外,小儿癫痫病的费用她还与美国官员乃至特朗普会面,借此向普京发起挑战。但她的访美之旅不仅没有影响普京连任,还引发了俄罗斯民众的强烈不满。

尽管“政治素人”往往有着区别于老牌政客的油腻感,但竞选中的烦琐流程、政党支持、被要求的高投票率也常常令他们望而却步。一如科技企业家出身的韩国前在野党领导人安哲秀。尽管安哲秀拥有韩国政治人物所欠缺的崭新形象,以及厌倦政界争斗的中立群体和年轻一代群体的支持,但其还是在2012年与2017年的两次总统竞选中以失败告终。次年,他又在首尔市长竞选中败北。

外界认为,这或与安哲秀政治经验不足、背后缺乏政党支持有关。在许多西方国家,如果没有作为“选举机器”的政党组织的奥援,非政客出身的竞选者就算进入选举,后程耐力仍是未知数。

(摘自《廉政瞭望》)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