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苍白夜 > >正文

聊异 第四章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何尝造孽网
 

  第四章 黑历史:昨日的圣御使

  一片虚无的天空,只有白茫茫的色彩,四周看不见尽头。一位看起来16岁的男子站在虚空中,他身披一件碧渌色修士道袍,天蓝色的发色,蓝色的目瞳。

  “幻狼。”忽然一位身披白色法师袍的男子出现,他的脸被帽子所遮住,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张银白色的卡牌。

  “圣御使,世界那边怎么样了?”幻狼开口问道。

  “你不都知道吗?老样子。”圣御使回答道。

  “那个计划如何,参与吗?”幻狼笑了笑又问道。

  “神的玩弄吗?我当然参与了。”圣御使,甩出左手的卡牌说道。那卡牌向幻狼身后飞去。

  “无定义·瞬移!”圣御使念道,“话就到此。”

  接着圣御使消失不见。虚空传来声音,“被发现了吗,呵呵。”

  “Kx。”幻狼又开口道,“记得让那家伙相信你。”

  幻狼说完话后,周围并并没有出现什么人,依旧很寂静。

  ……

  “这名字为什么一个字?”辰东盯着讲台上的幻,自言自道,“这不正常。”

  “哇治疗颠痫哪个医院好,这名字好独特。”一位女同学兴奋说道。

  “从小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见叫一个字的人。”

  “就是,就是。”

  “除了帅以外,连名字都那么独特,我喜欢。”另一位女同学按捺不住心中兴奋说道。

  “真是一位花痴少女。”辰东看了一眼,说道。

  “这男的有什么好看的?”

  “就是,一群花痴。”

  ……

  “幻同学,你想坐在那个位置?”王伟问道。

  “就那位同学旁边。”幻指了指辰东,说道。

  “好吧,你去坐吧。”王伟笑着说道,“这位学生的成绩也是很优秀的。”

  辰东看着圣御使走了过来,开口说道:“你好,我叫辰东。”

  幻点了点头,笑着坐到座位上。

  接下来,王伟开始讲课

  辰东越听越不想听,渐渐地进入走神状态。忽然辰东的脑海浮现一幕幕画面。

  阴灰地天色,世界的色彩变成一片灰白色。街道上没有看见任何行人的踪迹。路边有一把公共长椅上坐着一位男子,他披着一件白色法师袍,手中拿着一部黑色智能机,屏幕上显示着一片漆黑。

  一丝凉风吹过,一位似乎7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她的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脸上黑龙江哪些癫痫医院好露出笑容,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怀中抱着一只白色毛绒玩具小熊,看起来可爱极了。

  男子笑了笑,继续看着手机屏幕。小女孩看着怀中白色毛绒玩具熊,伸出白嫩地小手摸了摸白色毛绒玩具熊。

  “这什么情况,这是哪里?”辰东疑惑不解,问道。

  “那位男子就是圣御使,究界极徽团成员,弑神教 黯·弑神会会长。”一道声音传到了辰东放耳边。

  “这难道是他的回忆吗?”辰东又问。

  辰东没有再听到刚才的那道声音。

  忽然小女孩伸手扯着怀中白色毛绒玩具熊的一只手,然后笑了笑了,更用力扯下了白色毛绒玩具熊的那只手,扔在了地上。接着小女孩看着白色毛绒玩具熊脸上的笑容,笑得更高兴了。

  然后小女孩伸手一抓撕开白色毛绒玩具熊胸前的毛皮,一团团棉花露了出来。

  圣御使依旧看着手机

  只见小女孩将白色毛绒玩具熊狠狠扔到地上,伸出右脚狠狠地踩到白色毛绒玩具熊的身上,每踩一脚小女孩都会笑一笑。

  一首单调的钢琴音乐响起,低沉、悲凉又再次升华,然后音乐声音越来越小,又一丝凉风吹起。

  小女孩抬头,发现音乐声从圣御使那传来。当那丝凉风吹过,小女孩睁大了眼睛,死死盯前方。

  圣御使中药在治疗癫痫方面管用吗?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小女孩的面前,他伸出左手紧紧抓着小女孩的脖子,举起。

  那音乐声又变得恐怖起来,死亡的旋律开始回转。圣御使笑了笑,看着小女孩不停挣扎。渐渐地,小女孩踹不过气。脸变的微微红润起来……

  圣御使并没有直接掐死小女孩,右手一甩,一张黑色卡牌出现在他手上。辰东看着这一幕幕画面,心中早已震惊。

  接着圣御使将那张卡片向小女孩甩去,“罪罚·嗜咬!”那张卡牌出现一些暗红色的细线。碰到小女孩,直接融入了进去。

  圣御使放开了小女孩,只见小女孩坐在地上,神情非常痛苦。她张开嘴撕裂地叫着,然而却发现根本叫不出声。她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怜,圣御使依旧笑着看着她。

  在那张卡融入小女孩身体后,小女孩便感觉到全身似乎被千万只蚂蚁咬了一样,而且疼痛还在不停增加。她的额头上冒出了许多汗水,那眼角流出了泪水。

  “看你这么可怜,允许你叫。”圣御使笑了笑,说道。

  “啊!”一声惨叫,小女孩的左臂被人活生生扯断,鲜血从伤口流出。圣御使笑了笑,身上没有沾染任何鲜血。

  小女孩爬在地上,她抬头看见前面那个白色毛绒玩具熊。渐渐地,她的鲜血慢慢染红了那个白色毛绒玩具熊。她看见那个白色毛绒玩具熊正对她微笑。

  雨陕西癫痫哪个医院靠谱开始下起,圣御使站在小女孩的面前,看着她。小女孩疑惑而又生气的看着圣御使,一步一步向后爬去。

  那雨下的很细,冲洗着小女孩身上的血迹。她一边爬,一边大叫……

  ……

  圣御使的手中正拿着一颗完好的心脏,他的脚下正躺着一位“熟睡”的小女孩。他笑了笑,将手中那颗心脏捏爆,鲜血向四周溅去。然而圣御使的脸上,衣服上依旧没有任何血迹,音乐也刚好停止。

  “额,为什么?”辰东颤抖了一下,自问道。

  “这就是圣御使昨日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到辰东的耳边。

  “难不成是那只白色毛绒玩具熊?”辰东问道。

  “你只猜对一半,过去的圣御使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破坏掉一个好东西。”

  “那他现在呢?”

  “变了,一切都因为一个人,一种罪。”

  “……”

  究界极徽团个人言语:

  神之路,总是让人觉得孤独。

  —幻狼·梦虹

  站在黑暗看得更多。 —洛菲·德拉诺

  把善恶强加于白黑是愚昧的。

  —青杉辉夜

  如果其中有错误……请告诉我,谢谢……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