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香蜂草 > >正文

周小姐,私奔后我们就分手。_情感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何尝造孽网
 

  插画师|柠檬夏天

  01

  只想在22岁的时候能够披上婚纱嫁给徐子昂,然后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居所,两人过最寻常的小日子,从年轻到年老,走完这一生,就足够了。

  徐子昂总笑她想得太远,一辈子还很长。

  周遥却说,再长,我们也不要走散。

  这种时候,徐子昂总是揽过她的肩说,说什么傻话,像我们这种人只能相依为命。

  18岁的时候,周遥以为这是一句情话,28岁的时候才明白,原来啊,她在徐子昂的眼里,只是相依为命,和爱情没什么关系。

  但无论如何,她跟徐子昂都回不去了。

  02

  2003年的夏天,周遥13岁。

  父母因为一起事故离世,她被寄养在舅舅家,而徐子昂是舅舅的邻居,从前有过几面之缘,曾隐约听说过他是个孤儿,跟年迈寡居的奶奶住。

  从前周遥对他有过一丝怜悯之心,没想到如今和他一样,成了孤儿。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再见面时有一种不免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但这感慨只在心里,两人常在楼道里,小区里见到,但没有说过话。

  直到开学后,周遥跟他成了同学,有人议论周遥是个孤儿的时候,徐子昂挺身而出,把那个男同学揍到求饶。

  事情闹到班主任那里去,徐子昂被警告处分,放学回家的路上,周遥特意等徐子昂。

  13岁的徐子昂,清瘦黝黑,穿着校服松松垮垮,很少笑,至少周遥没见过他笑。

  她拦住他,紧张地双手攥着衣角,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徐子昂看她一眼,把旧书包往肩上一甩,走了。

  周遥追上去。

  从这天开始,周遥每天都在半路上等徐子昂,再像个小尾巴一样跟他回小区。两人从不说话,到说话,用了整整半个月。

  他们真正熟悉,是因为周遥被表姐欺负,自从到舅舅家开始,14岁的表姐就不喜欢她,总是偷偷欺负她,比如故意弄丢她的作业,故意把她的内衣丢到楼下,比如在她出门前,弄湿她的棉衣。

  周遥谁也没说,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徐子昂看了出来。在某天放学的时候,周遥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徐子昂,回头去找,却看见徐子昂正挥起拳头砸向表姐。

  周遥愣住,只听见徐子昂说:“再欺负她,就不止这么简单了。”

  表姐被吓得不轻,仓皇失措地哭着跑了,周遥站在树后看着徐子昂,晚霞照在他身上,把他衬得像个英雄。

  这以后,表姐果然没再欺负过她。

  有了这种感情打底,总是很容易动心,周遥也是,在15岁那年,她毫不意外地喜欢上徐子昂。

  03

  从15岁开始,周遥是追着徐子昂的步伐走的。

  他上最差的高中,她也故意考差,他不念大学,她也不念,反正她知道,舅舅一家其实都不希望她读大学,所以当她提出去打工的时候,舅妈一口就答应了。

  徐子昂听说她不读大学,特意找她出来,教育了她一番。

  周遥却昂着头,一脸笃定地说:“我已经决定了。”

  此时,他们已经到无话不说的地步,却也没有到恋人的阶段,沈阳癫痫病怎样治好徐子昂大概也了解她的难处,皱了皱眉说:“你不用担心学费,我可以供你上学。”

  周遥的心,猛然一颤,差点就感动哭了,可她还是说:“不行,我……我想跟你在一起。”

  徐子昂知道她向来有主意,也不劝了,他说,他决定要去外地了,周遥毫不犹豫地说,我也去。

  就这样,周遥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辞别舅舅一家后,就跟着徐子昂从南到北,然后在天津落脚。

  徐子昂在一家工厂找了份工作,而周遥在一家咖啡馆做服务员,因为没钱,他们只能住在单位提供的群租宿舍。

  每天下班后,两人一起吃顿饭,再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

  周遥18岁生日那天,徐子昂带她去吃自助餐,吃完饭两人去江边散步,周遥牵着他的手,他没有拒绝,两人一起靠在栏杆上,身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却像是另一个世界,在他们面前只有静谧的夜色。

  两人聊了聊彼此的工作后,周遥忽然说:“徐子昂,你喜欢我吗?”

  徐子昂没说话,只听见周遥说:“我喜欢你。”

  徐子昂的眼睛动了动,好久才说:“我有什么好喜欢的。”

  周遥说:“你什么都好,反正我都喜欢。”

  “那你会喜欢我多久?”

  “很久很久,一辈子,一生一世。”

  周遥说完如此的壮志豪言后,盯着徐子昂的眼睛,又问一遍:“你喜欢我吗?”

  徐子昂说:“喜欢。”

  一个月后,徐子昂收到工资后在周遥上班的咖啡馆附近租了间房子,简陋的单间,但有周遥喜欢的小阳台。周遥用她所有的存款来装饰这座房子,买家居用品,柴米油盐。

  住进来的第一天,两人忙到深夜,徐子昂煮了两碗面,两人坐在床沿上吃着,有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们的脚上。

  周遥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幕,那一缕月光,是她黑暗人生里灿烂的点缀。

  吃完面,徐子昂去洗碗,周遥去收拾床铺,看着这张一米五的床,崭新的床单和棉被,她的心,像乘着蝴蝶的翅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竖着耳朵听徐子昂的动静,听见他关水龙头的声音后,她心像打起了鼓。

  徐子昂冲澡出来,周遥已经躺在里侧,闭着眼睛,感觉到他在她身侧躺下来,有柠檬香皂的味道,逼近她的鼻子。

  然而,徐子昂却久久未动,周遥在被子里蒙出一头的汗,终于忍不住探出头对徐子昂说:“我……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徐子昂沉默了片刻后,借着昏暗的光吻了过来。

  04

  周遥跟徐子昂,在这间小小的房子里,一住就是两年。

  周遥从服务员升到领班,而徐子昂也已经调去了技术部,被厂里培养成技术员,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有前景的前途。

  他们已经20岁了,在老家20岁没读书的人,早已经开始谈婚论嫁,周遥也有这样的心思。

  她跟徐子昂决定22岁结婚,然后租一间更大一些有客厅的房子,过两年再生个宝宝,他们就在这个城市安营扎寨,安度余生。

  20岁的徐子昂比之前胖了一些,周遥出落得越发明媚,因为她,咖啡馆里多了许多回头客,易南帆就是其中之一。

  易南帆30岁,是个建筑师,经常来店里喝咖啡,一杯拿铁一台电脑,在窗边坐一个下午。

  周遥和咖啡馆里的人都记得癫疯病要怎么治疗他的名字,每次他一进门,他们就叫他易先生。

  易南帆自然认识周遥,他第一次来这间咖啡馆的时候,她还是个实习服务员,现在是领班了。

  偶尔在点单的时候,会跟她聊几句,最后总不会忘记夸她漂亮。

  周遥只是十分客套的嫣然一笑。

  每个人多看得出易南帆对周遥不一样,但也知道她有男朋友,只不过徐子昂很少到店里来,若不是周遥提起他,他们都忘记她有个男朋友了。

  那天,徐子昂不加班,奇迹地出现在店里,周遥领他坐下,经过易南帆的时候,特意挽上了徐子昂的手。

  易南帆不动声色,但眼里的光暗了下去。

  周遥给徐子昂倒了杯柠檬水,因为他不喜欢喝咖啡,周遥工作的时候,目光却不忘徐子昂,只不过看过去的时候,也总会看到易南帆。

  夏天傍晚的夕阳,带着柔柔的暖意,分别照在易南帆跟徐子昂的身上,前者西装革履端正地坐着,后者穿着厂服靠在椅背上玩手机。

  周遥惊奇地发觉,原来人和人竟可以如此的不同,她心里闪过一丝微妙的感觉。

  下班后,周遥跟徐子昂一起回家,徐子昂说去外面吃,但周遥坚持回家做饭,他们要存钱,要为以后做打算。

  徐子昂没说什么,两人牵着手一起去菜市场。

  05

  日子不急不缓地过着。

  咖啡馆的店长有辞职的打算,经理找周遥谈过话,过完年让她做店长。周遥计算着做店长之后,距离她存钱的目标就会更进一步。

  那天下班后,周遥满怀喜悦地去找徐子昂,她经常来,工厂保安亭的大爷都认识她了,不需要登记就能进去。

  周遥熟门熟路地穿过车间,跟几个熟悉的人打了招呼,就直奔徐子昂的技术部。

  门关着,她担心徐子昂在开会,就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只见徐子昂靠在一台报废的机器前,对面站着一个姑娘,穿着超短裙,染着酒红色的长发。

  两人仿佛在谈论什么,也不知道徐子昂说了句什么,那姑娘笑得前俯后仰,还娇嗔地拍了一下徐子昂的手臂。

  周遥愣住,她看着徐子昂的侧脸,那肆意的笑,她仿佛从未见过。

  徐子昂对她,总是顺从,两人开心的时候,他也只是淡淡地抿嘴一笑,周遥的心略略一沉,仿佛被一双手紧紧握住。

  她像个木偶般走出去,保安亭的大爷见她一个人出来,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什么,徐子昂还没下班,在门口等就好了。

  周遥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工厂下班后,有人陆陆续续地出来,她退到一角,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的徐子昂,他双手插在口袋,轻皱着眉,随着人群从她身边经过,竟也没有看见她。

  周遥叫了他一声,他才惊讶地回过头来。

  “你怎么过来了?”

  周遥正要开口,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女孩从厂里出来,跟徐子昂打招呼,目光在周遥身上停留了一瞬。

  徐子昂大方应了一声,然后牵起了周遥的手。

  徐子昂下意识牵着她去菜市场,周遥却说,今晚外面吃。

  “为什么?”徐子昂问。

  周遥说了自己即将升职的事,徐子昂露出笑来,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说了句:恭喜你。

  周遥扯了扯嘴角,没来由的酸了鼻子。

癫痫怎样才能治好>  06

  升为店长之后,周遥变得忙碌起来。

  因为经验不够,许多东西都要从头学,徐子昂很少到店里来,易南帆依旧隔三差五就来,听说她当了店长,说了好些祝福的话。

  见周遥愁眉苦脸,问起来,她才说自己很沮丧,做不好店长。

  第二天,易南帆带来了好几本管理学的书给她看,还跟她讲一些职场规则之类的,周遥很受用,请他喝了一个礼拜的咖啡。

  周遥忙碌,徐子昂也忙碌,两人每天都回家,睡在一张床上,但说的话却越来越少。

  周遥甚至顾不上问他,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女孩是谁。

  还有一年,他们就满22岁了,周遥已经存够了拍婚纱照以及买婚戒的钱,但她却没有时间去咨询,而徐子昂也没有再提结婚的事。

  周遥22岁生日那天,徐子昂早早地下班回来,两人和往常一样,他给她煮长寿面,一起吹蜡烛许愿。

  以前每一次,周遥的愿望都是:希望跟徐子昂白头到老,健康无忧。

  但今年,她许的愿是:希望我们都快乐。

  当然,徐子昂并不知道她愿望的变化,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但是周遥却觉得什么都不一样了。

  睡前,她问徐子昂,我们会结婚吗?

  徐子昂犹豫了片刻说,会吧。

  周遥问,你会一直爱我吗?

  徐子昂没有犹豫地说,会。

  他确实会一直爱她,只是他也会爱别人,周遥很快就明白了。周遥在街上,遇见徐子昂的同事,从前两人见过几面,遇见了也自然而然地打招呼。

  那人寒暄之后,临走前欲言又止地说,让她把徐子昂看紧一点,厂里有个姑娘,追他追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周遥笑着说了一声谢谢,转过身就哭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几个菜,还买了酒,徐子昂回来时,她已经喝了一些了,徐子昂坐下来吃饭,周遥说起从前,说起他们初到这座城市的回忆,最后泪流满面地说。

  “子昂,我们不会结婚了对不对?”

  徐子昂说,只要你想,我们就结婚。

  周遥却哭了,语无伦次地说:“是啊,只要我想,可是你想不想呢?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觉得,因为我跟着你,所以你必须得照顾我,是不是因为我把第一次给你,所以你就必须要娶我?是因为这些,而不是因为你爱我?”

  徐子昂去擦她的眼泪,“我当然爱你。只是……”

  周遥抢先说:“只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这种爱是什么。”

  徐子昂没说话。

  气氛一点点归于沉寂,最后,是周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

  徐子昂,我们分手吧。

  07

  周遥很快从那间房子里搬了出来。

  她用存来结婚的钱,租了一间房子,养了一只猫,日子单调,整夜失眠。所以除了睡觉的时间,她全都在咖啡馆里。

  易南帆也不知是从哪里得知她失恋了,安慰她,人的一生不只会爱一个人。

  周遥失神地问他,爱过几个。

  易南帆想了想说,两三个吧。

  周遥笑笑,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易南帆指着自己的脸说,“你脸上就差写着失恋两个字了。”

河南能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周遥尴尬地笑笑,离开徐子昂,她才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切肤之痛,还好最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她开始笑,开始能够睡着,脸上的肉也一点点长回来。

  她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变回了之前的周遥,但心里却有了一个洞,藏着和徐子昂的爱情。不去想,这些回忆就像沉在河底的沙,一旦想起,又是一场暗潮涌动。

  她跟易南帆的恋爱,是从24岁开始的。

  易南帆的家很大,两室一厅,还有宽敞的阳台,恋爱三个月的时候,他让周遥搬过来住。周遥没答应,他也不勉强。

  两人恋爱如行云流水,易南帆给她报了许多设计课程,因为没有学历,很多东西都不懂,学起来举步维艰,好在又易南帆在旁指点,她又好学。

  不久后,周遥从咖啡馆辞职,进了一家公司学设计,用了两年的时间成为设计师。

  26岁的周遥,站在33层高的写字楼里,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想起徐子昂,不过四年时间,却仿佛已经很久远了。

  周遥从以前的朋友那里得知,徐子昂已经是厂里的技术员,他和那个姑娘恋爱了一段时间就分开了,原因是姑娘移情别恋。

  其实,周遥知道,在她跟徐子昂分手之前,他和那个姑娘都不曾发生过什么,只是她知道,徐子昂不快乐。他也许是爱过她,但他自己都分不清,那究竟是爱,还是责任。

  现在,也许他知道了,但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周遥恍惚地想起从前,在眼泪落下之前,迅速地转移了注意力。

  08

  28岁那年,周遥再一次见到徐子昂。

  因为表姐出嫁,她回了一趟舅舅家,在楼道里遇见徐子昂,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寒暄。

  周遥才知道,原来是他的奶奶病重了。

  周遥提着礼物,跟他一起去医院探望,奶奶还记得她,口齿不清地说起一些往事。

  最后,奶奶忽然说,我还以为,你会嫁给我们子昂。

  周遥跟徐子昂都愣住了,周遥笑了笑,抬起头避免眼泪掉下来,徐子昂随口敷衍过去。

  周遥要回去了,徐子昂出来送她,两人站在医院门口等车。

  九月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疏疏落落,两人站着没说话,风在他们之间,来来去去,回忆在他们心里,反反复复。

  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下来,周遥挥手告别,徐子昂哽咽地说了一声,再见。

  车载着周遥远去,后视镜里的徐子昂越来越远。

  周遥忽然想起,曾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我曾无比赤诚地爱过你,愿意把一生都交付,只可惜,我们相遇的太早,而人生太长。

  她看着后视镜,小声说。

  徐子昂,再见了。

  End

  往期精彩:

  情妇挺孕肚上门要名分。

  有个女人,偷偷爱了我30年。

  若鱼种草:

  超显瘦加厚打底袜,空姐冬天也离不开!

  一条围巾,让陈小姐错失了爱情。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